test
您的位置:首页>作品库>恶魔少爷别吻我
恶魔少爷别吻我
上映:2017-01
导演:尚涛‍‍
主演:李宏毅 邢菲 张炯敏 符龙飞
出品方:芭乐传媒 腾讯视频
类型:爱情 、青春
剧集: 23集(总时长:460分钟)
数据: 
扫一扫 发行渠道: 腾讯网

在璀璨的夏夜星空下,安初夏娓娓道来自己那不为人所理解的心事。在一栋豪华别墅内,端庄典雅的安初夏梳着披肩长发,身穿华服穿梭其中,她每天的生活充满了诗情画意以及长辈的呵护和佣人的服侍,然而这些所有女孩梦寐以求的生活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场噩梦……

第1集

在璀璨的夏夜星空下,安初夏娓娓道来自己那不为人所理解的心事。在一栋豪华别墅内,端庄典雅的安初夏梳着披肩长发,身穿华服穿梭其中,她每天的生活充满了诗情画意以及长辈的呵护和佣人的服侍,然而这些所有女孩梦寐以求的生活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场噩梦……

第2集

安初夏、凌寒羽、韩七录连同整个斯蒂兰预科A班的同学被绑匪劫持,绑匪在收同学们手机的时候,种种细节表明他们并非专业绑匪。另一面安初夏的母亲被送到医院急救,疯少和萌小男急的四处找初夏,终于打通了安初夏的电话,却因为山里信号差,而导致通话中断。绑匪将众人带到荒郊野外的一片沙场上,不想绑匪拿出本子训练大家,更脱口而出:训练科目一:被绑架的应急反应考核……韩七录和凌寒羽觉得这群绑匪太不专业一定有问题。安初夏花言巧语骗的绑匪将自己释放,临走前问韩七录先前答应给自己钱,让自己报警的事情还做不做数?韩七录说作数,安初夏说不用报警,自己也有办法救众人出去。医院中,安初夏母亲生命垂危,疯少和萌小男还是没有联系上安初夏,而医生已经发出了病危通知,这时候韩氏集团总裁夫人韩七录的母亲——姜圆圆赶到,姜圆圆表明来意,希望安母的捐肾救自己丈夫,安母和姜圆圆达成约定,姜圆圆可以得到自己的肾,但是必须按照先前自己签下的协议,抚养安初夏,姜圆圆答应安母的要求……安初夏未能救出韩七录等A班同学,还险些害大家惨死,幸而这次绑架是学校的模拟教学,韩七录接到通知父亲正在医院做手术,安初夏接到电话母亲病危,暴打韩七录,连累马建国受伤……

第3集

安初夏和韩七录一同乘专车前往学校。韩七录打心眼里认定安初夏与那些拼命想要攀附他们家的女生没什么不同,所以他与安初夏约法三章:在学校两人要装作互不认识,并且要喊他“韩少爷”。刚来到学校,韩七录就向所有人介绍安初夏的身份是自己的女佣,给了安初夏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在校门口,安初夏遇见了特意转学过来的萌小男,两个好朋友在陌生的环境相见分外亲切,萌小男的出现给安初夏带来极大的安慰。安初夏和萌小男走在校园里,正巧碰见学校的另一个“大魔王”高干正在欺负其他同学,为了能在斯蒂兰好好学习,一向爱好打抱不平的安初夏一改往日常态,装作没看见转身离开。初夏和萌小男找到自己所在的班级,安初夏元气满满地想要做自我介绍,然而其他同学该干嘛干嘛,根本没有人用正眼看她们俩。萌小男向安初夏介绍刚刚在校园里看到的欺凌现象都是小儿科,学校里行迹最恶劣的要数韩七录了。上课铃声响起,校长来到班级向同学们介绍了新来的班导友田老师。正在这时初夏刚刚看到被高干欺负的同学鼻青脸肿的进到教室,校长寻问缘由他却什么都不肯说。正义感爆棚的安初夏终于忍不住了,不顾萌小男的劝阻想要说出真相,没想到安初夏刚要站起身就被萌小男一把把裙子扯坏了,无奈只好作罢。下课后,萌小男亲自动手给安初夏缝裙子,缝完后裙子造型别致,导致安初夏走在路上回头率特别高。韩七录烦躁地在校门口等待安初夏,这时冲出来一个女生抱住韩七录的大腿哀求,韩七录毫不怜香惜玉,直接把她推到在地,安初夏对韩七录恶劣的行径极其不满。一回到家,姜圆圆就热情地迎接安初夏,没想到热脸贴了冷屁股,姜圆圆只好安排韩七录去安抚安初夏。安初夏还在对白天看到的种种校园欺凌事件耿耿于怀,韩七录来到安初夏的房间刚好撞到枪口上。安初夏宣泄了自己对韩七录行为的不满,韩七录也威胁安初夏离开韩家,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第二天,安初夏和萌小男在学校里边走边讨论友田老师上课讲到的内容,安初夏总结出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要有反抗。讲到激动之时,安初夏手舞足蹈,刚好一拳打到拐角处韩七录的脸上,两人一见面又争吵起来。安初夏和韩七录在学校里的这次争吵在同学之前很快传开了,谣言越传越离谱,最后传到校花莫昕薇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安初夏怀了韩七录的孩子。安初夏极不情愿地听从韩七录的吩咐买来一箱可乐,凌寒羽看不下去了,几次想要劝阻,都被安初夏谢绝了。安初夏抱着可乐进到韩七录所在的A班,一进门就被其他同学捉弄了。安初夏终于忍无可忍开始了反抗!

第4集

莫昕薇和她的小跟班丸子到B班找初夏。初夏和萌小男刚大闹完A班,凌寒羽送她们回B班,三人在走廊里有说有笑。安初夏一进班级正看见丸子在欺负同班男同学汪健仁,安初夏出手制止了丸子。莫昕薇质问初夏是不是怀上了韩七录的孩子,得到否定的答案后,莫昕薇高高在上地“教育”了安初夏一通。另一边,韩七录在A班大发雷霆,逼问是谁在捉弄安初夏,事件的制造者高干敢怒不敢言。安初夏和莫昕薇的对峙很快又传遍了全校,很快“安初夏被确认怀了韩七录孩子”的谣言传到了初夏的耳朵里,初夏劈头盖脸地把传播谣言的人骂了一通。安初夏和萌小男在食堂吃饭,B班的三个同学如同狗腿子一般在初夏面前上演了一出苦情戏,她们误以为安初夏怀了韩七录的孩子,特意来抱安初夏的大腿。面对她们的过分热情,即使十分不情愿,初夏还是接受了她们的好意,甚至吃了会令自己过敏的海鲜饭团。韩七录躺在草坪上看着安初夏落下的吊坠,陷入了回忆。回忆中,他在某个夏夜和一个女生坐在星空下对着流星许愿。曾经的两人那么的浪漫,如今却物是人非。 在友田老师的课堂上,安初夏的过敏反应开始显现了。安初夏挠痒痒的动作被友田老师误以为在举手,就把初夏叫到讲台前鉴赏瓷瓶的真假。初夏不小心把瓷瓶打碎了,没想到这个瓷瓶是晚清的真品。因为把瓷瓶打碎正在一筹莫展的初夏不知怎么办才好,萌小男提议一起去吃饭转换一下心情,初夏便带着凌寒羽等人来到了路边大排档,还约上了疯少。韩家大宅内,姜圆圆在家里焦急地等着初夏回来,她因为担心初夏的安全,便派了韩七录出门去找初夏。酒喝到一半,疯少遇到讨债的人来闹事。

第5集

莫昕薇软硬兼施警告安初夏安分守己,不要对韩七录有非分之想。安初夏怀了韩七录孩子的传言在斯蒂兰不胫而走。明月,彩霞,健仁却因为传言反而和安初夏走得更近了,B班将安初夏视为扛把子,认为有了这棵大树,在斯蒂兰便可不被欺负。

第6集

种植课上,凌寒羽与韩七录打赌,初夏将会让七录输得片甲不留。高干在种植课上欺负健仁,健仁唯唯诺诺不敢反抗,初夏看不过去,挺身而出,飞起一脚,高干被摔了出去……高干假装昏迷,校长得信赶来,初夏身陷危机……

第7集

茶道课上,莫昕薇向韩七录献殷勤,七录不受,反而对安初夏处处留心,莫昕薇意识到危机。安初夏意外发现了友田老师的绘画作品,惊叹于友田的画技。初夏走在路上,一个花盆从天而降,凌寒羽危机时刻出手救了安初夏……安初夏带凌寒羽吃路边摊,凌寒羽被呛着眼泪横飞,却还拼命适应。凌寒羽告诉安初夏,其实之前在猫耳朵胡同曾与她偶遇。韩七录看到凌寒羽送安初夏回家,心生醋意。他在得知安初夏在学校被人暗算后,说服姜圆圆,要亲自解决此事。从此,韩七录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安初夏,食堂、操场甚至女厕所都亦步亦趋,闹出不少笑话。上课时,韩七录也陪在安初夏身边,引起大家的议论。韩七录发现似乎有人一直在监视一切,于是当众强吻安初夏,并大声警告所有人,安初夏是自己的女人,不可以动她一根毫毛。

第8集

疯少把安初夏介绍到一家洗车行工作,安初夏为了还友田钱,拼命工作而晚回家。韩七录痴情等她到深夜,却不肯承认。洗车行只有安初夏一个女工人,因此遭喷水调戏。她最狼狈时,凌寒羽出现,为她披上衣服并带走她。而一直暗中躲在车里的韩七录走出来,痛扁了调戏安初夏的男工人。凌寒羽把安初夏介绍到玛利亚处实习,做医护助理。玛利亚拜托安初夏乔装成自己的样子,恶整那些整天围着医务室转的色男生。两人机智配合,行动成功。 然后,安初夏为友田的事仍不开心。玛利亚用自己在日本的亲身经历鼓励她,应积极面对自己的过失。于是,安初夏又鼓起信心,决心为友田老师办画展。

第9集

韩七录在家,当着安初夏的面,表面讽刺友田的画展,实则引导姜圆圆帮助安初夏。姜圆圆果然上当,答应鼎力支持画展。安初夏知道韩七录帮了自己,于是敲开他的门,表示感谢。没想到,动作过大,把刚洗完澡的韩七录的围巾刮掉了。韩七录春光乍泄,两人呆滞,这一幕却被姜圆圆看到。安初夏与萌小男发画展传单,被友田撞见,友田不想再惹是生非,坚决反对。安初夏劝说无效,但更坚定她的决心。

第10集

A班与B班分别站在校长与友田的身后对抗。不可开交之时,韩七录提出与安初夏赛一场篮球赛,来决定是否办画展。安初夏勇敢应战,开局却不利。在韩七录假意扭伤脚之后,安初夏终与他打成平手。最紧张的时刻到了,胜负就在安初夏的这最后一球了。

第11集

友田老师辞职的消息传遍校园,友田老师临走前,韩七录送别,并告诉友田老师应该去到外面的世界发展自己的前途。安初夏没有来得及见友田老师最后一面,看到了友田老师给自己留的信,友田老师在信里感谢B班和初夏为自己做的一切,安初夏泪如雨下。友田老师的离开代表着原来班主任马建国的回来,韩七录此时则在筹备着自己的生日会。

第12集

在疯少的提醒下,安初夏亲手做了件绣花“寿”字白衬衫送韩七录,以此作为礼物。生日宴会上,豪门宾客齐聚在韩家大厅里,纷纷向韩七录送礼物,莫昕薇精心准备的礼物韩七录视而不见,韩七录焦急等待安初夏,为此宴会迟迟不开始,后安初夏姗姗来迟。宴会上,丸子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几轮下来,安初夏抽中大冒险,莫昕薇提议安初夏亲吻凌寒羽,丸子却神助攻,帮了倒忙,怂恿安初夏亲吻韩七录,韩七录用了激将法,安初夏激动之下亲吻韩七录。B班的同学都在宾客邀请之列,一起参加韩七录生日宴会。宴会上,萌小男等人花痴泛滥,出尽洋相。安初夏亲吻韩七录惹来众人围观。接下来几轮之后,韩七录抽中真心话,安初夏出题,却歪打正着犯了韩七录的禁忌,问了有关向蔓葵的事情,韩七录一时语塞,愤然离席。莫昕薇使坏,出了馊主意竟然让安初夏在宴会大厅弹奏小星星,触犯韩七录另一禁忌。韩七录听到后往事涌上心头,当年种种让韩七录至今无法介怀,韩七录和安初夏产生了冲突,情急之中将安初夏失手推下泳池,安初夏浑身湿透,被凌寒羽救起。姜圆圆让韩七录向安初夏道歉,韩七录拒绝道歉,并宣布宴会结束。

第13集

犯了韩七录禁忌的安初夏,在学校变成了众矢之的。学校学生都敢欺负安初夏,故意在操场上向安初夏投掷沙包,安初夏躲闪不及,落荒而逃。在家中相处的韩七录和安初夏二人面面相觑,很是尴尬。韩七录以生病为借口没有去上学,在家中拆开安初夏的礼物,发现竟然是个写有“寿”字的白色衣服,韩七录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安初夏小心翼翼的回到学校,进了班级教室,却不想凳子上涂了强力胶水,凌寒羽及时赶到,救了安初夏,带安初夏来到IBOX,凌寒羽为安初夏的勇敢和乐观所感染。B班上体育课时,莫昕薇和丸子故意生事,找安初夏的麻烦,将篮球砸到安初夏脑袋上,萌小男替安初夏打抱不平,尽管安初夏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莫昕薇言语中透露着挑衅,安初夏情绪激动不小心推搡了莫昕薇,莫昕薇借机摔倒。恰巧这一幕被老师看到,老师误会安初夏故意为难同学,惩罚安初夏跑圈,B班同学本想一起陪安初夏跑圈,被丸子制止。

第14集

操场上,安初夏一个人坚持跑圈,韩七录赶到,强行将虚脱的安初夏抱着带回韩家。韩七录将安初夏带回韩家后,打电话给刘医生,要求其立即赶到韩七录家给安初夏查看身体状况,姜圆圆在门外偷听,暗自窃喜韩七录和安初夏二人关系愈来愈亲密。刘医生赶到为安初夏查看病情,确认并无大碍,韩七录在一旁嘘寒问暖,悉心照料。韩七录言语吞吐,竟然提出想和安初夏关系更进一步,安初夏以为韩七录又在捉弄自己,不以为意。韩七录的话被姜圆圆听到后,姜圆圆欣喜万分,韩七录却说只是为了自己的信用卡不被姜圆圆冻结,等在韩家的凌寒羽向韩七录坦白自己喜欢安初夏,并说会马上接走安初夏,韩七录内心酸楚。养病中的安初夏和韩七录小打小闹,关系有了微妙变化。

第15集

安初夏向玛利亚老师咨询情感问题,玛利亚给安初夏解答疑问。韩七录责问莫昕薇为何刁难安初夏,莫昕薇将责任推给了老师。外面大雨瓢泼,姜圆圆让韩七录去接安初夏,却不想短信被莫昕薇看到,莫昕薇借机接走了安初夏。雨越下越大,安初夏没有和韩七录一起回来,姜圆圆焦急万分。韩七录赶到学校,询问保安,才知道莫昕薇接走了安初夏。莫昕薇在车上和安初夏摊牌,警告安初夏离开韩七录,并将安初夏送至边郊养猪场后离开。

第16集

安初夏下车后眼前一片荒凉,绝望之际韩七录赶到,但恰巧安初夏生理期到了,韩七录误会安初夏做了人流闹了笑话。韩七录开车带安初夏来到韩式高级酒店,开了间VIP套房,安初夏在房间内洗澡,韩七录在外忍不住袒露自己近日以来对安初夏的真心话,大有表白之意。但是安初夏一句也没听见,让韩七录苦恼不已。酒店侍应生误会了韩七录的意思,买了避孕套,韩七录不明所以的将其递给安初夏,安初夏气恼韩七录想占其便宜,俩人纠缠之间跌倒在地上,韩七录的脸紧紧贴着安初夏,感情逐渐升温。回家后的安初夏被姜圆圆拉住,姜圆圆告诉了安初夏种种关于韩七录的过往,才知道韩七录小时候没有真正的朋友,还曾遭绑架,性格越来越孤僻,也变得更加理性,不再被感性所控制。再加上初恋女友向蔓葵的离开,韩七录不再轻易相信他人。

第17集

安初夏才发觉自己其实并不了解韩七录,安初夏独自来到喂猫墙,将自己对韩七录的复杂矛盾的感情独自倾诉。学校期考成绩颁布,安初夏得了年级第一名,B班同学正想欢呼,却不想被马建国认为安初夏在考试过程中作弊,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安初夏主动要求重新考试。此消息传遍斯蒂兰。第二次考试如期举行,成绩出来后马建国宣布安初夏第二次考试没有拿到满分,因为其中一到金融题目出现错误,但是安初夏用实际案例和严谨的分析证明自己所用的是另一种解题思路,马建国理亏,安初夏更是和马建国许下承诺,数学竞赛B班会拿下第一名。为了实现承诺,安初夏积极带领大家投入复习功课之中,但是B班同学觉得难度太大,没有学习热情。礼仪课上,莫昕薇挖苦安初夏是个丑小鸭当不了白天鹅,萌小男却顶撞莫昕薇,并扬言校花选拔大赛,安初夏一定会夺得冠军。

第18集

但是安初夏根本无心参加,一心都在想着如何能让B班成绩提高。安初夏苦恼之际恰逢遇到疯少,疯少为了给安初夏解闷,和萌小男强拉安初夏一起去电动城,却偶遇了江辰川,萌小男钱包被偷,江辰川出手相助,却被安初夏误会其实小偷,对江辰川大打出手,两人不打不相识。回到学校后的安初夏依然要带领B班进入紧张复习,却不想江辰川作为转校生转到B班上,并和安初夏公然对抗。安初夏在卧室里一边看《美国简史》,一边听《封神演义》,韩七录从她门前路过被她的“精神分裂”吓到。第二天,B班众人考问安初夏两本书上的内容,安初夏全部答对让全班拜服,并让他们信守承诺从此认真学习。

第19集

明月彩霞两人在讨论马建国与安初夏的赌约,以及安初夏月考全科满分。丸子在厕所里偷听,并得知B班目前学习状态很高亢。丸子将在厕所的听闻告诉莫昕薇。江辰川借向安初夏请教“靠近”安初夏,却反被安初夏调侃。韩七录带领A班阻止B班的“学习计划”。两班展开交锋,韩七录与安初夏比试题目,韩七录胜利。安初夏沮丧跑出,凌寒羽追出去表示会帮助她,B班也表示将与安初夏一起战斗!

第20集

安初夏和江辰川定下约定,只要安辰川成绩进步,B班拿到第一,自己就去参加校花大赛,为了这件事情,玩世不恭的江辰川,开始了疯狂的学习。考试结束,安初夏带领B班战胜A班取得校考第一,但是依旧没能拿到市考第一……玛利亚侧面替安初夏向马建国求情,马建国因为见到B班的转变,对安初夏态度改观……天台上,凌寒羽和韩七录对峙,原来B班之所以能战胜A班是因为,韩七录和凌寒羽在考试中都交了白卷。安初夏找到马建国表示愿赌服输,本以为会被赶出学校的安初夏,最终接到的惩罚却是担任B班班长,帮助马建国一起将B班带的更好。松了口气的安初夏走出马建国办公室,在走廊遇到了凌寒羽、韩七录、江辰川,三个男生再次因为安初夏展开口角,江辰川要为安初夏赎身,韩七录不肯,气氛一度剑拔弩张……